2009年3月13日 星期五

作者:曹林 继政协委员葛剑雄尖锐批评“政协提案质量连年下降”之后,又有代表委员对大会发言提出了类似批评。多个界别的委员10日分组讨论时炮轰政协的大会发言质量“比往年都差”,中规中矩毫无个性,没有热点、难点、疑点、焦点,没有以前的锐气。作家梁晓声更是直言:“一些发言的质量水准和思想深度还不如网文。”

3月13日报道 3月11日凌晨1时45分,沪宁城际铁路江苏丹阳段中铁24局施工人员租住的房屋发生爆炸,造成垮塌事故。该事故造成11人死亡,20人受伤。

事件发生后,江苏省委、省政府对事故救援工作高度重视,梁保华书记、罗志军省长要求迅速组织力量,抢救被埋人员,全力救治伤员。

据官方初步调查,施工方在丹阳市吕城镇惠济村租用的房屋原为一处废弃多年的化工厂,以生产铝粉为主,因房屋内残存的粉尘爆炸造成坍塌,造成数十名工人被埋。

目前爆炸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神秘火灾引发爆炸

3月11日凌晨1时,江苏省丹阳市吕城镇惠济村周家组一片寂静,刘跃忠和他的工友都在梦乡之中,没有人料到一场巨大的灾难正在悄悄袭来。

刘跃忠是承建沪宁城际铁路丹阳段的中铁24局的农民工,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工头让他叫工人去卸钢筋。

这是一座三面建房、大门临街的院子,刘跃忠等带着老婆打工的人住在两侧的二层小楼底层,单身汉们都住在正对大门的一层砖混结构的房屋内。

刘跃忠叫儿子刘宗林起来帮忙,刘宗林在床上翻了个侧身,没有回答父亲。过了一会儿,陆宗显等十个贵州天柱县老乡都来到了院内,工友们一起开始卸钢筋。

“起火了,起火了……”

刘宗林睡眼惺忪中突然看到房间的角落里出现一团绿色火苗,他大叫了起来。

看到如此奇怪的火,有人本能地拿起拖鞋使劲拍打。

可是,拖鞋沾了火,碰到哪里,火就烧到哪里。

有人拿起桌上的茶水泼了过去,火却越着越大。

这时,地面上的火苗开始向墙上蔓延。刘宗林见到燃烧着的火花有绿色,也有银白色。

“是不是电线着火了?”有人高喊着。有人立即拉掉了电闸。但火苗还在蔓延。

刘宗林拿来干粉灭火器灭火,但火苗却顺墙爬上了屋顶,屋内烟雾也越来越浓。不到两分钟,屋内已经烧成了火炉。

站在院子里的陆宗显被突如其来的大火吓坏了,他扑通一声,两腿跪倒在地,“我的两个儿子,我的儿子没有了!”

陆宗显的儿子陆应和被救火声吵醒,看到绿色的火苗乱窜,立刻地从床上跳起来,穿上裤子,当时他们房间里的人都已经起来了,大家乱成一片。

陆应和利索地拿起自己的行李包冲了出去,接着回来拿了父亲陆宗显的行李包。

轰、轰两声巨响,一时砖瓦乱飞,房屋轰然倒塌。

陆应和第三次走出房门不到两步,后面的房子就塌了。他的哥哥陆应坪、他的两个表叔,还有两个老乡就没有那么幸运,他们都被压在了废墟下。

“哥!哥!”陆应和大声喊了两声,他吓傻了。

接到报警后,政府部门立即采取救援措施,然而,事故最终造成11人死亡,20人受伤。

脸被烧伤,胸部积液,躺在医院的刘跃忠仍未从过度惊吓中缓过神来,他不愿开口说话。其他几名受伤者至今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只听到那声巨响,就被压在了废墟下。

至今为止,他们仍然不知道,火到底是怎么着起来的?

民工宿舍原来是化工厂

3月11日下午,中国青年报记者前往现场采访。事故发生地大门口写着“丹阳市中西服装厂”,现场已经用蓝色的铁皮拦住,很多村民都站在外面踮着脚往里面看,大门已经被警方全部用尼龙布围住,事故现场禁止出入。

记者在距离事故现场10米的一名村民家二楼阳台上看到了爆炸现场。

一座砖混结构的房屋完全坍塌,两辆挖土机正在清理现场,厂区内,到处都是破碎的砖瓦。

据当地村民介绍,丹阳市中西服装厂早在十多年前就搬走了,随后,周家村的周定富在原来的服装厂开了一个铝粉厂,但是并没有挂牌,铝粉厂的烟囱整天冒黑烟,因为担心化工厂有毒,村民们还专门学习了关于铝粉的知识。

村民周小旗说:“这个厂噪音很大,而且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因为扰民,2003年铝粉厂搬迁到了丹阳市的运河镇。”

随后,厂房旁边建起了近5米高的水泥围墙。

也有村民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偶尔会听见一些响声。村民对此表示疑惑:搬到新厂里去,设备怎么不移走呢?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在这高墙里偷偷摸摸地做。

记者看到,现场有一个三四米长的圆锥体罐,村民介绍,那是化工厂的反应罐,民工们的宿舍就是当初化工厂的生产车间。

据陆宗显介绍,2月18日他们才搬了进来,墙壁、屋顶上都是厚厚的白色粉尘,足有一公分厚,不小心粘在衣服上就很难洗掉,遇到皮肤还有瘙痒,屋内还有一个两三米高的圆锥体罐,罐内也有一层厚厚的粉尘,在北边的房间里,有三个圆锥体罐。

习惯了粗犷生活的农民工对这些粉尘并没有在意,他们没人去打扫这些东西,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村民知道铝粉的威力,2003年9月,刚搬到运河镇的光阳铝粉厂发生一起爆炸事故,炸伤了两人。

工人吴朝明皮肤大面积被烧伤,他被鉴定为三级残疾,最后和光阳铝粉厂私了,赔了12.5万元。

吴朝明告诉记者,在铝粉厂上班时,要带防毒面具,厂里规定不能抽烟,因为这些容易燃烧。厂房都是封闭的,粉尘会到处飞,最后会落在房间里堆积起来。“密度大的时候,遇上可燃物就会爆炸。”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丹阳市光阳铝粉厂网站看到,该厂建于1997年,是颇具规模的铝银浆生产基地。产品使用说明写道,产品不可靠近火源、热源、水、酸碱及氧化物。同时在保存注意事项中说明,铝银浆应在密封状态下避免阳光、雨水、保存在干燥的室内(35℃以下),应尽早尽快使用,使用后应立即将桶密封,以防溶剂和助剂挥发。

资料显示,铝粉是制作灰火药的重要成分之一。

化工厂如何变成民工宿舍

“这简直是抱着炸弹在睡觉,出事是早晚的。”江苏省相关专家组的调查说,引起爆炸的就是这些附着在墙上的粉尘,这些粉尘是当初生产留下的铝粉,铝粉粉尘属于易燃易爆物品,在一定条件下会燃烧,甚至爆炸。

中国青年报记者从丹阳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了解到,铝粉属于国家规定的易燃易爆危险品,是安监部门重点监控的对象。

隐藏着如此危险的化工厂为什么没有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废弃的化工厂是如何变成农民工宿舍的呢?

2003年9月,光阳铝粉厂搬迁到运河镇,旧的厂区被废弃。然而,厂区内生产设备却没有被拉走,厂区内残留的铝粉也并没有被处理掉。

“我们接手管理的时候只知道他们的新厂区,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老厂区。”丹阳市安监局相关负责人说,按照《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规定,新的化工厂立项、建设都要通过安监局、环保局、公安局、消防局等多家单位的审核,对于危险化学品都要进行备案,对于搬迁的厂房也有相关规定,要对其厂房以及残留的危险固废品进行无害化处理。

安监局相关负责人说:“处理危险固废品是环保局的职责,应该归他们管。”

“铝粉是危险废弃物吗?你应该问安监局,这个归他们管。”丹阳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事故发生后,他们压根儿就没有参加事故调查组,对该事故并不清楚。

记者了解到,按照《废弃危险化学品污染环境防治办法》,危险化学品的生产单位停业或者解散的,应当对其生产的危险化学品进行妥善处置,编制环境风险评估报告,报县级以上环保部门备案。

是谁租了这个厂房呢?中铁24局对此问题保持沉默,按照《消防法》规定,车间厂房不能作为宿舍居住。

光阳铝粉厂老板周定福把化工厂租给农民工住是否合法呢?公安部门在办理暂住证时有没有对该房屋的出租资格进行审核呢?公安部门也保持沉默。

一个人群密集的场所,存在着严重安全隐患的宿舍难道没有消防部门进行消防安全检查吗?

丹阳市消防大队负责人说,这里原来是化工厂,安全生产归安监局负责,他们对这个废弃的化工厂并不了解,到救援时他们才是第一次到这里。

一个废弃的化工厂在这么多政府部门眼皮子底下变成了盲区,最终酿成大祸,这到底是谁的责任呢

1 則留言:

提到...

這是一項有全球化事業的商機,
而且潛力無窮,任何人都可以去從事。
現在只要在家工作,越早加入就能越早贏得改變人生的機會。
請先免費 註冊體驗12周:
網址登入:
http://joe80411.weebly.com/
祝~天天都是有美好的一天˙快樂與您同在